大发直播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大发直播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7-10 05:20:36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进军得知后气愤异常,“我觉得法医鉴定和介绍信的互相矛盾可以说明田再胜被扎伤后,根本就没做过法医鉴定,怎么就能说他是重伤?那么,法医鉴定都没有,怎么还成立故意伤害?更别提我雇凶伤人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就在王进军服刑期间,2011年9月7日,潜逃10年的奚昆鹏在湖北武汉被大城县警方抓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服刑期间,王进军没有停止申诉,但他的申诉均被驳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案件二审中,河北省检察院认为,这份鉴定存在问题:鉴定书不是原件,而是复印件,且编号不清,无法核实是否与委托单位的介绍信标号一致;鉴定书保存地点是大城县法院,而按照正常办案程序,鉴定书原件在侦查阶段应当在公安机关保存;经查,田再胜在当年被扎伤后并未报案,如何出现了这份鉴定书,原因不清;司法鉴定应由司法机关做出委托鉴定,但这份鉴定却由大城县政法委委托,介绍信日期是2001年10月11日,但鉴定书时间却是2001年3月14日,无法解释为何先有鉴定,后开介绍信;2001年3月14日,田再胜还在住院,当时医院病历尚不完整,鉴定重伤的结论是依据什么材料,鉴定结论是否可靠,均存在疑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01年3月8日,田再胜在法院内被人用刀捅伤。这起恶性事件在当地轰动一时。当地警方经过侦查,很快锁定在当地打工的男子奚昆鹏为行凶者,但奚昆鹏在作案后逃离了大城县,且一直没有被警方抓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09年4月,廊坊中院再次做出判决,王进军被指控的三项罪名依然成立,刑期被改为9年,其中故意伤害罪一项的量刑仍为6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奚昆鹏在大城县打工期间,曾在王进军的汽修厂打过工。王进军向上游新闻记者回忆称,田再胜出事那天,奚昆鹏确实向他提起并打听田再胜。当时,奚昆鹏来到自己的汽修厂,看上去明显已经喝醉,“他问我认不认识‘水’(田再胜的别称),我告诉他‘水’是田再胜,在法院工作”。但王进军称,当时他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,说了田再胜的名字后,他立刻劝告奚昆鹏喝多了就别在外面闲逛,赶快回家。王进军说,在田再胜出事的消息传出后,他才知道奚昆鹏并没有回家,反而去捅伤了田再胜,他起初并不清楚奚、田二人为何会结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进军不服,向河北省高院提出上诉。2007年11月,河北省高院裁定,撤销原判决,发回重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再审一审中,王进军的辩护人提出了法医鉴定的问题,认为法医鉴定无效,王进军被认定的故意伤害罪不能成立。庭审中,奚昆鹏也再次表示,不存在王进军指使他伤人,是他自己和田再胜发生矛盾后去行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检方起诉书中,王进军被指控的罪名包含了故意伤害罪、故意毁坏财物罪、寻衅滋事罪。其中的故意伤害罪所涉及的事实正是指使奚昆鹏捅伤田再胜。